龙马负图寺
汉光武帝陵
王铎故居
拟山园帖石刻陈列馆
小浪底风景区
魏家坡古民居
文物局主要职责
领导班子
文物局内设机构及主要职责
文物局下属机构及主要职责
通知公告
党务公开
政务公开
工作制度
办事程序
行政执法
服务承诺
奖惩情况
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文字资料
文物法图解
文物景区和精品文物浏览
视频点播
 
最新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文物百科
解放横水之战
(2017-9-18 9:09:56)

[编者按]
    横水之战已经过去七十年了,往事如烟,横水之战是孟津乃至洛阳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孟津学者刘亚仙、韩仲民、孙顺通、杨志轩等,都以横水之战为题写过文章。今综合以上学者写过的文章,又补入空山落叶半个世纪新发现的资料,欲全景式地再现当年横水之战的全过程,警示后人不忘历史,珍惜和平。




01 横水之战背景


    1947年,解放战争进入第二个年度,人民解放军消灭了大量国民党生力军,蒋介石在全面进攻解放区失败后,决定改变战略以重兵进攻陕北、山东两个解放区。
为了摆脱不利局面,毛泽东急电刘邓大军尽快结束豫北反攻转入休整,争取在6月份跨过黄河转入外线作战,吸引蒋介石在陕北及山东的兵力回撤。
    刘邓大军率先南下,大军南渡黄河后兵分三路向大别山疾进,像一把钢刀直插蒋介石国统区心脏,兵锋直逼武汉和南京,吸引了陕北、山东的蒋军回援,粉碎了蒋介石的重点进攻。
    1947年8月22日,陈赓、谢富治率领晋冀豫野战军分两路强渡黄河,西路渡河部队在三门峡茅津渡渡河。东路渡河部队在新安县东沃、济源长泉渡口渡河。



    陈谢大军渡河时,使用的主要渡河器材名叫油布包。油布包是陈谢大军的发明创造,可以载入世界军亊史册。油布包的制作方法是,先把粗布用生黄油浸泡晒干,缝成油布包,再往油布包里面塞进麦秸或棉花,油布包做成后用三根木椽横向连接三个油包,编成一架大油包。一架大油包能载运一个班的士兵、一挺机枪、一门小炮。陈谢大军征集到的船只都是小木船,数量仅有几十只。油布包互相碰撞时没有声响,即便子弹打穿了油布包,未脱脂的棉花也不会被水浸透。
    1947年8月24日,陈谢大军8万多名官兵利用油布包全部渡过黄河,占领豫西黄河会兴渡口和陕县、渑池、灵宝、卢氏等县城,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大反攻的序幕。


    解放横水之战自1947年8月24日至9月7日,历时15天,歼灭横水守敌190团、191团官兵2100余人,俘获1000余人。
    在整个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战略大反攻的大背景下,横水之战是拉开战略大反攻序幕的第一战,其重要性必将永载革命史册。
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称号始于1946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成立于1947年2月。
    02 敌我双方参战部队


    早在1945年8月侵华日军投降后,蒋介石就准备内战,对国民党部队进行整编。整编的目的一是为了内战,二是把非蒋嫡系部队中央化、蒋系化。原国民党15军是非蒋嫡系部队,被蒋介石整编为第15师。整编第15师师长武庭麟,中将;副师长姚北辰,中将;副师长杨天民,少将;参谋长尹作斡。整编第15师下辖第64旅、第135旅,隶属国民党军第五兵团司令李铁军指挥。李铁军是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曾经是蒋介石嫡系胡宗南手下的悍将,号称胡宗南手下的四大金刚之一。


    1947年8月21日,当蒋介石得到陈谢大军准备南渡黄河的消息后,急电驻防洛阳的国民党军整编第15师派兵阻击。国民党第15师师长武庭麟时任洛阳警备司令,军亊指挥权被剝夺,根本没有权力调兵,手下除去一个工兵营和百余名警察外无兵可派。
    整编第15师190团原本是武庭麟15军的王牌主力,团长李文圭(另有文称李文奎),全团有1300余名官兵。当时,第15师190团驻防河南杞县,直属李铁军长官司令部指挥。
    国民党军第五兵团司令李铁军命令190团,火速赶到石山头截击陈谢大军。石山头是今新安县石井镇的一个小山村,滨临黄河南岸。
国民党军190团官兵,从河南杞县乘火车赶往洛阳,由于路上火车两次脱轨延误,直到8月23日凌晨才赶到横水。国民党军190团原本想在横水吃上一顿饭休息一会儿再上路,没想到连饭也没有吃上就听到了枪声。


    原来,1947年8月22日夜,陈谢大军太岳军区4纵10旅从新安县东沃渡过了黄河,全歼了驻防黄河南岸石山头村的国民党豫西保安团(新安县地方部队),活捉了团长邓尚德。
    1947年8月23日早晨,4纵10旅在横水西部的无梁堂村猝遇国民党孟津保安团,孟津保安团一触即溃,边打边跑。4纵10旅指战员一路追击,经孟津土桥村、元庄村直扑横水。国民党军190团仓皇关闭横水寨西门,一边命令民伕用麻袋装上土将西寨门囤死,一边命令部队在横水寨内布防。
    亊发突然,直到这时4纵10旅才知道横水寨内来了国民党军。1947年8月23日下午,4纵10旅派出一个连布防在横水寨西门北门外,其余部队驻扎在横水周边元庄村、西官庄村、上院村、道庄村和邻近横水的新安县养士村、孙都村一带。
    陈谢大军的战略目的是在豫西建立根据地,在中原与华东野战军和刘邓大军会师并开始战略反攻,但是遇到拦路虎,不能不打。
    03 国民党军的部署


    蒋介石错误地估计了形势,自认为手中握有400万军队的实力,足以将共产党赶尽杀绝。横水寨突然被渡过黄河的解放军包围,蒋介石焦急万分,急令嫡系国民党军第五兵团司令李铁军从郑州乘飞机到了洛阳。
李铁军到洛阳后,立即撤去了武庭麟的洛阳警备司令一职,宣布洛阳宵禁,并将武庭麟手下仅有的一个工兵营指挥权收回。李铁军命令工兵营官兵在洛阳城内日夜巡逻,对过往行人一一盘查。


    整编第15师上校粮秣课长刘亚仙是横水铁楼村人,当时正在铁楼村休假,警卫班长报告说,解放军大部队约3万多人正在沿横水周边向洛阳疾进。1947年8月23日上午,刘亚仙急忙赶回洛阳向李铁军报告,李铁军、武庭麟、姚北辰等当时正在开会,听到刘亚仙的报告后大惊失色,立即在会议上决定,紧急调集部队到洛阳布防。
    国民党军第五兵团在洛阳周边布防的部队共有8个旅,分别驻扎在郑州、荥阳、巩义、黑石关、龙门、偃师、伊川、卢氏新安铁门等地。李铁军生性骄横,不可一世,轻描淡写地说:“这么多人,不简单啊!”
    1947年8月23日下午,李铁军命令武庭麟、姚北辰,率领15师师部文武职员先行到横水督战,并紧急调兵,命令整编第15师191团火速驰援横水,191团也是第15师精锐,团长杨拂芦。李铁军还命令驻扎在黄河以北的冀军538团赶往横水助战。敌191团和冀军538团借口军饷弹药不足,故意一路磨磨蹭蹭,久久不见人影儿。
04 解放军的部署


1945年10月,太行军区(后改称太岳军区)所属部队改编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陈赓任司令员,谢富治任政治委员,下辖第10、第11、第13、第22旅。这支部队就是陈谢大军的基本队伍,在抗日战争中骁勇善战,屡立战功。


    1947年8月23日,陈谢大军渡过黃河,坚决执行毛泽东的战略方针,意在逐鹿中原进行战略反攻,并没有攻占洛阳的打算,陈谢大军指挥部遂即命令4纵10旅围攻横水,第11、第13、第22旅按原计划展开反攻,歼灭国民党军有生力量,破袭洛阳外围的陇海铁路线。陇海铁路线当日被切断,陈谢大军在潼关、灵宝、渑池、洛阳之间往返作战,声东击西,嗣后转移到伏牛山区,开辟了豫西根据地。
    陈谢大军的主要将领有周希汉、李成芳、秦基伟、刘金轩、陈康、刘忠等,南渡黄河的部队总兵力8万余人。
    陈谢大军4纵10旅的前身是386旅,386旅的前身是第13军,首任军长周希汉,继任军长陈康。在抗日时期,386旅是129师主力772团。当时,陈谢大军4纵10旅是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的战略机动部队,旅长李成芳、副旅长楚大明,全旅有9000多名官兵。10旅派出一个加强团约2000名官兵攻打横水寨。
    05 横水寨


    孟津县横水是豫西战略重地交通咽喉,控制黄河东沃、西沃、清河口、妯娌、赤河滩等渡口。西部联通新安县、渑池县,北部渡过黄河可以通达山西垣曲、阳城。


    横水残存南寨墙


    隋唐时期,横水村称黄水、横水、横水栅、横水店。南北朝时期,横水村称西乡源、瀍源里。宋元时期,横水村称横水、韩家堡。
明代横水村称洪州、横水。清代,横水村称横水、横水镇。民国时期,横水村称横水、横水乡、瀍源乡、横水镇。抗日战争时期,横水村称中心乡。新中国建国后,横水村称横水、横水乡、横水镇。
    横水村所处的台地约有2000多亩大,台地东、西、北三面都是深沟,沟中有横水河环绕。整个横水村地形极像一只头北尾南的金龟,风水学称为金龟探水地。
横水河有两个源头,一个源头从东南边的昭觉原发源,从东到北围绕横水村。另一个源头从西南发源,从西到北围绕横水村。两个源头的水在横水村北的沟中交汇,顺梭罗沟向北注入黄河。
    中国的水系大多由西向东流,横水村的横水河由南向北流,别具一格,横水因此得名。


    横水村南是较为平坦的开阔地,横水寨始筑于清代同治年间,村南筑有厚约6米、高约3米的夯土寨墙。横水村东、西、北三面均临近深沟,沟深15~20米不等,沟垴筑有厚约4米、高约3米的夯土寨墙。整座横水寨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横水寨内有南、中、北三条东西向大街,三条大街之间有七条胡同连通。横水村中街是最繁华的横水老街,老街东西两头跨沟,分别建有桥通往横水寨外。
    06 横水战况之一


    1947年8月23日,横水之战的第一天敌人就从洛阳派出了几架飞机,飞机在横水寨西门外的大路上盘旋,对着解放军的行军队伍投弹,用机关炮扫射,企图阻止解放军靠近横水寨。
    1947年8月24日,陈谢大军4纵10旅开始攻打横水寨。激烈战斗在横水寨西侧展开。横水寨西临深沟,沟深15米至20米不等,沟垴筑有一米多高的夯土寨墙。
解放军用机枪压制敌190团火力,官兵以连队为单位在沟底架设云梯,一些战士在云梯下持枪扫射,一些战士顺云梯往上攀登。敌190团守军无法起身往寨墙下射击,躲在寨墙后用木叉、木椽、棍棒捅爬上墙头的解放军战士,还把预先准备好的木檩条顺寨墙外的云梯往下滖,枪炮声像刮风一样,不少解放军战士跌下云梯负伤。激战进行了一整天,解放军没能攻入寨中。


    第二天,防守横水寨的敌军在横水寨中的几家高大房屋上架设了三四梃机关枪,不断地向横水寨深沟以西的解放军扫射,致使解放军官兵无法下到沟底靠近寨墙。解放军战士在八仙桌面上蒙上四五层湿棉被作为盾牌,几名战士躲在桌子后面推着桌子匍匐前进,勇敢地住寨墙下进攻。敌190团副团长席彤超在寨内督战,解放军的重机枪一排子弹打过去,副官当场毙命,席彤超被击成重伤。
    第二天下午,老天下起了大雨,雨愈下愈大,解放军官兵愈攻愈猛,仍然未能攻破寨子,还造成了一些伤亡。解放军营长张小红、副营长郑景龙壮烈牺牲。
    解放军指挥员鉴于敌人火力太猛,伤员无法撤回救治,命令攻寨官兵一律剃成光头,便于受伤后手术包扎。担架上不去,攻寨官兵事先在麻绳中间挽一个死结,留一个绳扣,把麻绳束在腰间。一旦负伤或阵亡,两个救助的人用木棒穿过绳扣,把人抬回。


    第二天夜里,解放军一个连的官兵乘夜埋伏在横水寨西北的一个车院里,车院距离寨墙约有200多米。第三天黎明时,埋伏在车院里的解放军被敌人发现,敌190团团长李文圭命令炮兵用迫击炮向车院轰击,同时派出一个连官兵潜出横水北寨门包围车院,双方官兵进行白刃战,各自死伤过半,受伤的6名解放军被俘。
    1947年8月24日开始,老天一直下着大雨,一连下了6天。解放军攻寨日夜不停,敌我双方相互炮击,各有伤亡。白天被迫击炮弹轰塌的寨墙,守寨敌军就在夜里和麦秸泥补上。为了不伤及横水寨内的群众,解放军的迫击炮一直没有延伸发炮。
    8月25日夜,敌190团三营营长王屏甫听到寨外有动静,打开手电筒向寨外照看,一颗子弹飞来正中王屏甫头部,王屏甫当场毙命。
    当时,横水寨西门外长有一棵古槐,枝叶茂盛,解放军战士李忠国乘夜携了一挺轻机枪埋伏在槐树上,槐树上居高临下把寨内的敌人看得清清楚楚。第二天黎明时,守寨的敌人正在布置换防,突然机枪声响起,敌众大乱,13名敌人被击毙。


    攻打横水寨战至8月28日,横水寨内守敌弹尽粮绝,敌190团团长李文圭用步话机向洛阳求救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敌191团和冀军538团借口横水寨东有解放军阻击,解放军善于围点打援,迟迟不肯发兵。敌人的飞机害怕被机枪步枪击落,白天不敢飞往横水寨,李铁军只好趁夜里从洛阳派飞机飞抵横水寨空投武器给养。
    敌190团在横水寨北操场上用石灰洒了一个大圆圈,圆圈中洒了两个大字——横水。又燃起几堆大火为飞机指示空投地点,解放军战士见状,立即在横水寨外也点燃起几堆大火,横水寨内外火光四起,映红了整个夜空。敌机难以辨认空投目标,解放军战士用机枪和步枪对空射击,敌机不敢低飞就盲目乱投,有不少空投物资都投到了寨外,成了解放军战士的战利品。
    07 横水战况之二


    横水激战,震惊全国。国民党南京《救国日报》记者龚柏德连续撰文,报道横水战况,呼吁南京国防部派兵支援横水190团。龚柏德不知道,敌190团是杂牌部队,别说南京军政府,连李铁军也没把190团真正当一回事,这是横水救兵迟迟不至的主要原因。
    由于老天连续大雨不停,道路泥泞,解放军暂缓了对横水寨的进攻,并于1947年8月30日撤去了横水之围。 


    1947年9月2日,李铁军终于作出决定,派191团和冀军538团开赴横水,接应190团向新安县城方向转移。9月4日,敌191团团长杨拂芦率部进驻新安县养士村,敌冀军538团也进驻新安县曲墙村一带。
    李铁军的决定被解放军侦察兵通过内线侦知,陈谢大军总部命令解放军第10旅、第11旅各一部秘密到新安县岳料村一带设伏,国民党军浑然不知。新安县岳料村包括北上庄、北岳、中岳、南岳等自然村,岭高道险,地形复杂。
    1947年9月7日,防守横水寨的敌190团从横水寨西南门涌出,人马嘈杂,乱如牛毛。这时,从洛阳运来了两汽车面粉等给养,敌190团官兵逃命要紧,根本顾不上卸车,弃车蜂拥而去。
    敌190团、191团、冀军538团共有4000余众,敌191团团长杨拂芦率部在前,一路浩浩荡荡沿新安县曲墙村、庙东村向新安县城开进。杨拂芦部行至中岳村附近时,突然枪声大作,解放军伏兵四起,敌4000余众立即阵脚大乱,敌众还没有来得及拔枪,迫击炮声又起,霎时间硝烟迷漫,枪炮声震天动地。



    杨拂芦见势不妙,命令部队收缩回撤。冀军538团1000多人抛弃辎重向前狂奔,想突出重围逃命。敌众人马践踏无法指挥,武庭麟、姚北辰、作战科长尹作干和整编第15师师部非战斗人员百余人拥挤在一个打麦场中,从河北远调而来的冀军538团配备的是日式装备,全团拒绝参战,一枪未放,大部溃逃。
    敌我双方战至黄昏,敌众已经死伤累累,尸横遍地。武庭麟、姚北辰等见势不妙,乘夜骑马逃归横水。横水寨中的百余名守军和民团紧闭寨门,害怕武庭麟等引来解放军。后来,武庭麟用步话机向李铁军汇报,李铁军同意武庭麟残部暂且撤回横水寨驻扎。
    9月8日凌晨,武庭麟丧魂落魄地率残部回到洛阳郊区苗家沟村,李铁军命令武庭麟残部移住洛阳谷水待命。
    冀军538团乘夜逃往新安县城。战至9月8日凌晨,敌整编第15师190团、191团被歼2400余人,被生俘1000余人,副旅长王文彬、191团团长杨拂芦和副团长被生俘,横水之战自此结束。
    08 横水之战评介


    横水之战,是党中央毛主席战略大反攻决策之后的首场较大规模战役。陈谢大军强渡黃河,驰骋转战于豫西,迫使胡宗南从陕北战场撤出了8个整编旅调往潼关布防,为陕北战场取得决定性胜利奠定了基础。


    横水寨地势险要,其选址位置得天独厚。陈谢大军4纵10旅官兵不怕牺牲,气贯长虹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惊天地泣鬼神。
    解放军指挥员审时度势撤横水之围,乘敌撤退时设下伏兵,将三个团的敌人歼灭殆尽,在中国解放战争史上光燿千古。
    在解放军官兵攻打横水寨期间,横水周边人民舍生忘死支援解放军,百姓们为解放军蒸馍烙馍送饭、抬担架救伤员,长岭村群众抬担架支援前线先后有5名村民牺牲。西官庄村村民守护祭祀13名解放横水牺牲的烈士墓长达60年,谱写了“兵民是胜利之本”的不朽篇章。
横水之战的胜利,鲜血凝就。横水之战,永著史册!
    09 历史不会忘记


    1947年9月,陈谢大军发动豫西战役,国民党整编第15师部和64旅在河南郏县被全歼,中将师长武庭麟、中将副师长姚北辰、少将副师长杨天明被俘,整编第15师全军覆没,番号被取消。
    陈谢兵团经过一个半月作战,共歼灭国民党军主力31000人,其中俘敌20000余人,毙伤11000人,解放豫西县城12座,建立了3个军分区,为豫陕鄂根据地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1949年11月,国民党军陆军中将李铁军所率的62军在海南战役中被全歼。李铁军逃往台湾,后定居美国,2002年6月病逝。


    2009年7月,中共横水镇党委、横水镇人民政府,在孟津县民政局的支持下筹资修建了横水烈士陵园。2009年9月,横水镇人民政府将分葬在横水周边各村的烈士遗骸,集中安葬在陵园中并树碑纪念。
    孟津县横水烈士陵园位于横水村西北陵巅,占地3·5亩,安葬有横水之战中牺牲的烈士31名。
    孟津县马屯烈士陵园埋葬有横水之战中牺牲的烈士6名。
    新安县新仓乡烈士陵园位于新仓乡孙都村西,占地约2亩,埋葬着45名革命烈士,其中有横水之战中牺牲的无名烈士42名。
    新安县石井乡烈士陵园位于新建的石井乡政府驻地,陵园埋葬有横水之战中牺牲的无名烈士10余名。
    青山有幸埋忠骨,碧水长流泣国殤。革命先烈,永垂不朽!



 
 
孟津县文物管理局主办 地址: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黄河大道331号 版权所有 2011
邮编:471100 传真:0379-67937003 邮箱:mjwwglj@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