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负图寺
汉光武帝陵
王铎故居
拟山园帖石刻陈列馆
小浪底风景区
魏家坡古民居
文物局主要职责
领导班子
文物局内设机构及主要职责
文物局下属机构及主要职责
通知公告
党务公开
政务公开
工作制度
办事程序
行政执法
服务承诺
奖惩情况
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文字资料
文物法图解
文物景区和精品文物浏览
视频点播
 
最新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文物百科
孟津古文化浅论
(2017-4-11 9:03:17)

    诗赋词章咏孟津,天荒地老多浮沉。

    风物胜迹冠河洛,开来继往流新韵。

    孟津之名,源远流长。《尚书》称:“孟地置津,故谓孟津。”孟地,即夏商时的孟涂氏方国,域在今孟津县会盟镇。《禹贡》称:“导河积石……东至於砥柱,又东至于孟津……。”《论衡》称:“武王伐纣,八百诸侯盟此,故谓盟津。”四千余年来,在祖国的大江大河的诸多古津中,久负盛誉独领风骚。

    一、盛誉冠华夏

    “乾坤雄锁钥,南北剧咽喉。”这是古人对孟津(渡)重要战略地位的精当评赞。

    “东连洛口,西据榖城,崇邙障其南,黄流绕其北,通番羌之贡道,锁陇蜀之咽喉,殆以有表里山河之势焉!故自禹贡以来,有以同盟之伐纣,有以绝河之亡秦,东汉之设关也以二渡,元魏之屯兵也以河桥,以至齐戍柏崖,唐保三城,莫不视为必争之地。是则孟津设险自古有之,其以形胜自然者欤。”这是清《孟津县志》对孟津县形胜自然和关津要隘的精当概括。

    一代伟人毛泽东曾畅谈孟津,纵论周武王伐纣的历史风云;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曾语赞孟津,一笔定制,使孟津县之名继续辉耀在共和国的地图上;新中国的开国元勋朱德、邓小平在抗日和解放战争的烽火硝烟中,曾戎装渡孟津,为五星红旗在中华大地飘扬砌石奠基;中国共产党第三代领导人江泽民、李鹏等,为兴建地处孟津境内的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曾多次亲临其地,使孟津人民在融入改革开放大潮的进程中,昂首阔步前进。

    孟津,作为地理称谓,早于洛阳约四个多世纪。

    孟津,作为黄河中下游界点上的一个古津,约始于商代中期,迄今约3490 余年。然而正是这个古津,曾因公元前1046 年,华夏民族首次有文字记载的全国性统一战争——周武王灭商之战中的插曲“八百诸侯会孟津”,而彪炳史籍,显名中华,传唱千年以迄于今。

    孟津,作为县名,始于公元1140 年(金熙宗天眷三年),于今已863 年。

    孟津这个名称,在先秦之前为确指(孟津渡),两汉以后为泛称(孟津县境内的河津);金朝以降为专名(孟津县名)。

    孟津这块仅758.7 平方公里的土地,蕴藏着中华民族众多的历史文明成果。

    史载,孟津古属豫州,夏为孟涂氏方国,商为畿内地,周置邑,秦设县,两汉以后曾九易其称,两升州郡,一次称元帅府。地处中原,临近洛阳,邙山横贯其中,黄河傍境而过,河山辉映,景色秀丽。在六七千年前,炎帝神农氏曾依瀍(河)源而居,建都潜亭山。其前,曾有“龙马负图出于孟河”之传,史称“河图之源”,是中华民族与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古往今来,曾有众多的历史事件或发生于孟津或与孟津有密切的联系,留下了众多的典故轶闻,至今仍为人们所乐道所传诵。诸如:历史事件——商末有武王与八百诸侯之会;周初有成周城之建;秦末有汉高祖绝河亡秦之谋;东汉有曹操袁绍清河口对垒之战;曹魏有榖城山采五彩石之工;西晋有武帝富平津造桥之庆;十六国有龙马负图寺之重修;北魏有孝文帝洛阳之迁;东西魏有毁焚金墉城之罪;隋初有布防孟津击斩杨谅谋纂之计;唐初有李世民与王世充鏖战北邙之役;中唐有河阳三城之戍;元初有窝阔台智渡平阴假宋灭金之举;明初有冯宗异守孟津出河阳克山西之功;清初有豫亲王多铎渡花园克虎牢(关)下江南之策等。人物轶闻如:姜尚孟津卖饭、夷齐扣马而谏、董公谏说刘邦、簿姬吞蝗祈天、少帝小平(津)避难、阿斗死葬翟泉、曹植平乐饮宴、刘伶常袋醉酒、石崇梓泽会友、绿珠金谷坠楼、孝文帝平阴筑坛、胡太后尸沉河阴、刘海寒亮戏蟾、张仪霞院

吊(金)龟、李密金墉称帝、唐太宗范村观河、李泌河清有家、狄仁杰以家舍寺、韩愈慧林夜游、王维寓居孟津、尹洙祖籍台荫、闯王两克县城、王铎拟山园作画。正是由于这些赫赫史实和轶闻,清帝康熙、乾隆祖孙在不同的时间船渡孟津时,都曾亲作“御制诗”,咏赞孟津黄河两岸的秀丽景

色,传为佳话。

沧桑幻变,孟津境内的历史陈迹,虽然已成缈缈遗墟,尽失当年景象,但透过时空的帷幕,仍可窥见孟津历史悠久,文物丰盛之梗概。

    二、古文化遗址

    今天的孟津县总面积758.7 平方公里,由西汉时的平县(全部)、平阴县(全部)、榖城县(全部)、洛阳县(部分)、河南县(部分)组成。县境内历史上曾分布有不少河流,但史志记载较多,延续时间较久,至今人们尚能看到的仅有黄河、瀍河、金水河、横水河、大清河、图河。这六条河岸线约300 公里,沿岸分布有裴李岗、仰韶至商周时期的文化遗址40 余处,其中比较典型的共30 处(黄河岸5 处,瀍河岸9 处,图河岸5 处,金水河岸5 处,横水河岸2 处)。这些遗址都具有面积大、文化层厚、包含物丰富等特点。面积一般都有10000 平方米左右。文化层一般深达3 ~ 7 米,包含物多为石器、玉器、骨器、玛瑙器和陶器中的灰、黑、红、彩、夹沙陶等,其造型、装饰、种类都较齐全。朝阳镇后李村有一处属于新石器及夏商周时期的遗址,面积达3.5 万平方米,其面积之大,历时之久,跨越时代之多,包含物之丰富,均为同类遗址所罕见。1954 年发掘的会盟镇小潘

沟村的“小潘沟遗址,发现有灌溉农田的渠道遗迹,说明凿井技术和沟渠灌溉已经开始。”这一发现的意义在于“当时的居民不再发生远离河岸而产生缺乏生产和生活饮用水的困扰,人们可以深入到平原的纵深地带从事生产和生活”(贾峨《简述中国文明的起源问题》)。被誉为1997 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的黄鹿山乡原“竹里村寨根遗址”,在约3000 余平方米的面积中,分布有仓窖区、居住区、墓葬区和石器制造场。根据这里的墓葬规模、葬具和随葬品,可以看出来当时社会已存在男尊女卑和等级差别的观念。遗址中出土的石璧、钺等“礼器”,在黄河流域新石器文化中极为罕见。

    该遗址的发掘,为深入研究仰韶文化的社会组织及发展阶段,提供了一批新的重要资料(中国历史博物馆张素琳副研究员《近年来中国考古的重大发现》)。在其他出土文物中,除一些较为珍贵的红黑陶器外,尤为重要的是60 余架大部分完整的人体尸骨,专家考定为7000 年前所遗存。据此初

步考定该聚落遗址为裴李岗文化,较1984 年全省文物普查时曾定为仰韶文化约早1000 余年。从历次文物普查的综合资料看,上自裴李岗,中经仰韶、龙山,下至殷周时期的古文化遗存,孟津县基本上可以自成系列,供专家学者探索考证。

    三、北邙古墓

孟津县境内的邙山,古称“北芒山”,南北临河,原阜平缓,是优良的冥域佳地,千百年来有“生在苏杭,死葬北邙”之俗。自东至西分布着东周(部分)、东汉(部分)、北魏(部分)、后唐四个朝代的皇陵区,埋葬着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唐、后唐、宋、元、明、清等10多个朝代的约2.5万个墓葬,仅在四个皇陵区内就埋葬着17 个王和皇帝,陪葬着数百个后妃名臣。有关史料记载宋明时,今平乐镇张盘村的约6 平方公里的境域内,就有墓冢360 多个,相当于今天邙山仅存的全部墓冢数。在公路207 国道通过县境的路段内,其中有约1.5 公里,折合31500平方米面积,共发掘汉、北魏、唐墓葬188 个,平均每167.6 平方米一个。1984 年位于送庄镇裴坡村的国家烟库,初期施工面积1500 平方米,共发掘汉唐墓葬84 个,平均每17.8 平方米一个。1985年春,白鹤镇堡子村砖厂在54 平方米面积内,盗掘开西汉墓葬11个,平均每9.4 平方米一个。新中国建立前后,在邙山出土的历代墓志铭已愈6000 方。这些毗邻横列、星罗棋布、源流有序、时代蝉联的历代古墓群,真可谓:四朝皇陵映河洛,千冢万墓绘北邙。千百年来,虽然绝大多数“陵墓浸没,茔城化墟,不复旧冠,”但“地下白骨多于土”和“但见冢累累,无地栽松树”的诗句,并非言过其实,相反却从另一个侧面形象生动地反映了“邙山无卧牛之地”和“北邙墓冢高嵯峨”的昔日景象。

    可贵的是,这些墓冢的结构和随葬器物所具有的多学科价值,决非某个或某几个学科门类所能容纳得了。仅墓圹的设计、造型、用材、雕饰等,就涉及建筑学科中的数十个门类。而随葬器物所具有的多学科内涵,就其广义而言,似可以包罗基础科学和应用科学的全部。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邙山上的万千古墓,是一座规模宏伟、内涵丰富、绚丽多彩、综合中华五千年文明成果的地下博物馆。

    四、黄河古津

黄河流经孟津县境仅59 公里,这段河流恰处万里流程中的山川交接之处,是中下游的界点,白鹤村以下,河面呈扇形冲积平原,水缓波平,适于设津造桥,是古都洛阳北部的天然屏障,历代为兵家所必争。18 世纪前,孟津县的黄河段,是封建帝国东征西伐、运输辎重的重要通道。凡欲攻取洛阳,或经由洛阳向西、向东进军,或北渡黄河麾军三晋

燕赵者,无不以首战孟津、控御北邙而定胜负。因此,周武王灭殷,先阅兵后会盟,两次陈兵孟津;西汉刘邦“绝河亡秦”;东汉刘秀“屯兵河上”;灵帝为防御黄巾义军袭掠洛阳,特在孟津、小平津设关;北魏南渡在冶坂津搭造舟桥;北齐和唐宋有河阳三城之戍等等。县境内自东而西曾先后设

置过孟津(扣马)、富平津(小寨)、小平津(老花园)、冶坂津(铁谢)、委粟津(牛庄)、平阴津(白鹤)、峡石津(河清)和清河渡与河阳桥。考据史籍,自周以后的三千余年间,全国性的大统一约13 次(周、秦、西汉、东汉、西晋、隋、唐、宋、元、明、清、民国和新中国),其中经由孟津县渡河,或以孟津为依托,取得军事胜利而建立统一政权者计有:西周、西汉、东汉、隋、唐(2 次)、元、明、清、中华人民共和国共10 次。影响割据政权兴衰存亡的,计有:曹魏、北魏、东魏、西魏、汉赵、前秦、冉魏、北齐、北周、大燕、后唐、金等12 个。

    在一个小县的59 公里的河岸线上,平均每6.4 公里设置一座津桥,而在县东部的扣马至老花园的3 公里内,分置有孟津、富平津、小平津;自铁谢至白鹤村的2 公里内,分置有冶坂津、委粟津、平阴津和河阳桥。其数量,其密度,均为国内其他大江大河所绝无仅有,故史有“都道所辏,古之要津也”等赞誉。

    发生于孟津境内的兵事活动,使孟津鉴证了历代统一王朝和割据政权兴衰存亡的演变,从那些或大或小,或久或暂的不同规模的战争史实,我们似乎不难窥见某种历史的必然性的启迪。

    五、历代古城

    孟津县的古城古寨堡约20 多个,大都建造在黄河与洛河岸畔。它们小自寨堡、县邑,大至王城、国都,无不史书有载,或联系着历史上某次重要战争,或与某位著名人物有关。每座城堡古寨都有自己的故事流传,如今虽成缥缈遗墟,但在历史的长河中都曾闪耀过光辉。

    洛阳史称“九朝都会”,长达944 年,其中座落在孟津境内的汉魏洛阳故城(北部),作为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五个朝代的统治中心约540 年,不论居住朝代的数量,还是建都时间,都超过了半数,所以现今又有“九朝都会半孟津”的声誉。还有夏代榖伯国的都城(在今横水镇古县村),以及享誉史籍的曹魏金墉城(在今平乐镇金村),西晋的赵王(伦)城(在今会盟镇陆村),东魏河阳三城中的中潬城和南城(在今白鹤镇周口村北),建于北齐、盛于隋唐的柏崖城和黄河岸边的柏崖仓城(在今小浪底镇原小浪底村东的邙山上下),回洛仓城(在今会盟镇老城村北至老

花园村的黄河岸上)。仅建于秦汉唐宋金明的县城就多达8 个。另外,还有不少与历代著名将帅有关的关隘寨堡。诸如麻屯镇下河村的唐秦王(李世民)寨与唐德宗李适有关的横水寨,与唐李光弼有关的位于白鹤村东的梨(李)园寨和羊马城,与隋末李密有关的位于会盟镇台荫村南的李密饮酒台

和位于平乐镇金村的李密城,还有建于六朝时期的鹞店寨和因战争需要而建的洛阳小城、孟津小城等。这些或有迹可寻,或已化为丘墟的古城寨堡,在黄河岸畔勾勒出了一幅星罗棋布的军事要塞图。特别是这些古城堡都具有依山临河筑造、历时比较长久、军事要冲兼备等三个明显特点,符合春秋战国以后所形成的“倚山旁水筑城,战时御敌,平时人居,水患时避难”的理论要求。因为古代战乱多,交通不发达,倚山临河方便防御和运输,这是古代城堡建设的必备条件。在这些众多的古城中有国都、有郡县治、有储粮仓城、有纯军事用途的小城池,其筑造形式,存在时间,虽各不相同,悬殊甚大,但它在方便居住和军事上的防御性质都是共同的,这很发人深思。因此,待条件许可时,发掘其遗址,探究其筑造特点,考察其使用效果,对社会主义时代的小城镇建设,无疑具有可贵的借鉴价值。

    悠久的历史文化是孟津县人民的骄傲,丰富的文物资源是孟津县得天独厚的一大优势。这些古文化遗址作为有待开发的旅游和经济资源,都各具整体性和独特性,并且有系列开发的价值,弥足珍贵。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的兴建进一步丰富了孟津县的旅游资源。当今世界旅游事业的发展,正由单纯的旅游观光型向阳光度假型转变。可以予见耀炳史籍的孟津之名与古今辉映的现实之景,必将相得益彰,在21 世纪初期结出丰硕的经济之果,对促进孟津县的全面发展,定能收到独特的立竿见影之效。

    作者:张士恒

 
 
孟津县文物管理局主办 地址: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黄河大道331号 版权所有 2011
邮编:471100 传真:0379-67937003 邮箱:mjwwglj@126.com